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院动态 > 通知公告>正文

强国征文 | 【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】妈妈和外婆

发布者:管理员 发表时间:2022-05-05 16:52:28 浏览次数:21

  嫁人的时候,妈妈去了四川。外婆留在了海南。

  成家稳定后,爸爸妈妈又搬迁到了湖南,外婆回了四川。

  就这样,母女两人“聚少离多”。2021年的春节,外婆说,来看看四姑和妈妈,一位75的老人便走南闯北了。外婆先去了湘西四姑家,呆着呆着忘了时间。

  “喂,外婆啊,什么时候来我家啊,都快过年了哟!等一会春运好挤。”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我妈喊我催外婆来我家了。我妈她在旁边磕着瓜子儿竖着耳朵等答案。

  “乖乖孙女,我就来就来,你四姑父要生日了嘛,我想等他过了生日来。好不容易来一趟。走了怕是不好意思呦!”听外婆这语气,又是要往后推了。“行行行,不来不来,等一哈想来不来了,你就在你三姑娘家过年了。”我妈一气,手里瓜子一撒,去了厨房做菜,也不理我们这边了。

  终于是左盼右盼,外婆到了益阳。这不一大清早的,我妈就拖我起来了。

  “睡睡睡!你外婆等会就到了。我和你爸去接,你在家看看还有什么我没有准备好的,你外婆年纪这么大了,她来了你别惹她生气。”我妈捣鼓着一张空床上的东西,全是为外婆准备的,换洗的衣服、鞋子、袜子、毛巾,还有买的新衣服鞋子全部整整齐齐叠在床上。我看着这些东西都惊呆了!“这么多,肯定够了啊,我才没有惹外婆生气好吧,每次不是你惹外婆生气啊。”我小声的嘀咕着。

  正是过年前的26号,中午1点,外婆到了家。一进门就数落我妈一顿。“都说不用去接,我自己能来。你又要去接,你看把我家孙女一个人都在家了又。”我一把冲过去抱住了外婆,“哈哈哈哈!外婆你终于来了好想你。”爸爸提过外婆的行李笑着往里边走边说:哎呀,妈。你虽然是到处都闯过了,但是也一把年纪了。我们说今年暑假就回去看你。你要一个人来,娃娃家妈我们肯定担心。


  “我命中这一年有一劫,我怕不来就看不到你们咯。”外婆俏皮的笑着说。我心里却是一惊。

  “妈,你又在说啥子。不信这种啊我们,你好好过生活就是了”我妈又气了。

  “哎呀好了好了,我不说就是了,我包包里面带了夏威夷果啊坚果啊,你四妹给我的,我都剥好了。快给我乖乖孙女吃。”我想外婆来了真好。

  没有几天,就过年了。妈妈和外婆每天都在拌嘴……

  “妈,我说了不要去捡柴。等一下你摔着了怎么办?”

  “哪里就会摔倒了,我会小心点的。”

  “妈,你不要洗碗,你孙女去洗。快去拿水果给你外婆吃啊。”

  “我自己知道拿,别给我拿。”

  “妈,给你买了衣服。回四川给你寄回去。不需要你带哈。”

  “还买还买,把你家都给我寄回去吧。”

  总的来说,外婆来了。我确实挨的骂少了许多,我妈没那精力管我。每天都在想煮什么,玩什么。


  时间过得很快,正月初六了。外婆想回四川看看大舅,大舅今年也一个人在家过年。于是她和我妈又在吵了。

  “行,你玩了几天就走。你儿子比我重要,你要走,明天就喊娃娃家爸爸送你走。”我妈说着说着又进了厨房做菜。我和爸爸在外面劝外婆,劝大舅,外婆最终是还要呆久一点。

  我以为又会是普通的争吵,等我进厨房安慰我妈,发现她抽着鼻子在做菜。“你外婆怎么说,还是想走吗?”声音也哑哑的问我。“啊,我的妈。天天和外婆吵的人是谁?真要走了,你又真的舍不得,要哭。别哭了我们已经劝外婆多玩几天了!”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妈是真的嘴犟。

  不管我们四人有多么想留住时间,但时间总会跑的。到了外婆回四川的前一天晚上了。我们一家四口坐在方桌上,爸爸和我拿着手机在查票买票。我妈沉默也不说一句话,外婆也没了平时的老年乐。

  “妈,等他们俩买票吧。我们去看看衣服行李都收拾完了没。”等我上楼汇报买票的情况,看见妈妈拉着口袋在床边塞吃的。我妈说,这个是鸡腿热的放在保温壶里面的,中午吃。还有苹果洗好了,牛奶,明天早上煮几个新鲜鸡蛋。想吃了就吃。鸡腿里面有腊肉估计明天也不会冷。还有一些小零食。这是新保温杯,明天给你泡点茶吧?外婆皱着眉抢着说,又带这么多干嘛?就一天的时间。我在路上也找得到地方吃。快把一些拿出来我吃不完。我不要。我妈说,你又不要!路上吃的也没有那么好。你年龄这么大,怎么不多想点。


  我以为外婆快回四川了,她们娘俩得拉着手说说心里话。结果还是在拌嘴。

  正月十七,外婆回四川了,我们得把她送上大巴车。那天风不大但是是冰冷的,冷的鼻子发酸。外婆不让我们进车站,说太冷了。她要一个人等就可以了。妈妈执意提着行李跟上。

  “你好,疫情防控。家属只进一位吧。麻烦了”乡下的候车室不比市里,实在是小。看着有点暗的候车室,我们明白只能进一位。

  “那小文(我爸爸的名字)跟我去放行李,他力气大,你们两个回去回去。这天这么冷。”外婆头也不回赶紧就进去了。爸爸跟着也进去了。

  我和妈妈没有回去,在警戒线那里一直看着外婆。外婆没有回头,看着前面。爸爸就提着行李等在外婆旁边。妈妈也没有喊外婆路上要注意安全。就这么看着看着。

  我看见爸爸用口语说,外婆一直在哭。但她一直没回头,妈妈也一直没喊外婆。

  这15分钟真的很长。看着外婆上了大巴车。我妈赶紧跑出来想在出站口看着外婆的车。出站口的风是通口的风,我妈的围巾也围不住,头发也在乱撕扯。她鼻子很红。后来我的眼睛也看不清了。爸爸跑过来说。外婆从新的出站口走了。和我们相反的方向。看不到外婆的大巴车了。

  我妈又赶紧跑到那边,看了好久。爸爸说“走吧,明年我们去看她。别在这感冒了。”

  我不知道外婆哭了好久,我不知道我妈有多难过。但是那一天外婆没接一通我妈电话。都是我和爸爸在确定行程。那一天我妈回来一口饭也没吃。

  这就是我的妈妈和外婆,一个嘴犟另一个也嘴犟。


  作者:文杰

      作者单位:衡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