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生工作 > 卓越师范生>正文

强国征文|【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】我和奶奶的田间生活

发布者:陈慧霞 发表时间:2022-05-27 09:15:33 浏览次数:178

  打我记事起,我就跟着奶奶,奶奶在炒菜的时候,我就拿着筷子在旁边边看奶奶炒边偷吃;奶奶去水里摸田螺的时候,我也穿着小靴子在码头浅滩上玩水,奶奶去田里择菜、插秧、割菜籽的时候,我也戴着草帽坐在田边上看奶奶干活儿,有时候帮一点“忙”。

  小学的时候,奶奶要去田里割菜籽,那时爷爷去外地了,家里的菜籽有几亩地,奶奶从早上六点就起床去割菜籽。我起来了就喝老奶奶给我煮的面,老奶奶八十多了,面总是煮得咸咸的,大概是看不清楚放了多少盐,她自己又从来舍不得不吃,只就咸菜喝粥。

 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,太阳毒辣,奶奶带着草帽,回到家里一身的汗。我就立马冲出去,接过奶奶手里的镰刀,拿一条湿毛巾给奶奶擦汗。奶奶拿出自己酿的米酒,用一个白瓷碗装着,再从井里抽出冰凉的冷水,舀一瓢倒在碗里,咕咚咕咚喝起来。喝之前必给我喝两三口,多喝怕我受不住。甘甜的米酒,冰凉的井水,没有什么比这更解渴了,沁人心脾。

  吃过午饭后,奶奶就会躺在地板凉席上睡觉,我就在席子的一角玩卡牌。不过两点,奶奶就醒了,比我上学还准时。带上草帽准备割菜籽,外面太阳依旧毒辣,我抱着水壶,戴着草帽跟着奶奶去田里割菜籽。奶奶的手脚很麻利,割菜籽也很有“战略”,一排排菜籽在锋利的镰刀下倒了下去,躺得整整齐齐。我坐在田边摸小野花上的七星瓢虫,有时候还能看见蜜蜂,蝴蝶,蚱蜢……

  一直到天黑,太阳才慢慢从山头落下,这时我才敢抬眼看它。我和奶奶用一块大布把菜籽盖好,再去蔬菜地里割一把韭菜,晚上就能吃到香辣的韭菜炒鸡蛋。

  入夜蛙鸣不止,萤火虫点亮小村,奶奶酣睡在月光下,带着她的丰收梦,梦里她的油桶都打满了油。


    作      者:陈慧霞

      作者单位:衡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